www.45885.com

大同市长今年两度被上级约谈 称在山西官场有困惑

发布日期:2019-08-06 04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月5日,因为大同179宗违法违规土地,耿被国土督察局约谈;3月3日,又因大同在山西省年度目标责任考核评价“一般”,耿再度接受山西省委的诫勉谈话。接连两次约谈,把这位“城建狂人”推上风口浪尖。

  “南有仇和,北有彦波”,在山西,人们习惯于将耿彦波的名字和吕日周、仇和等个性鲜明、手段强硬、独断专行、急功近利的“另类官员”联系在一起。尽管仇和此前在争议声中一路擢升,打破了内地官场“改革者没有好下场”的魔咒。但两度约谈和问责之后,大同市长耿彦波的个人去留和荣辱进退,仍然惹人关注。

  2008年2月,在太原做副市长的耿彦波被突然宣布调任大同市长。上任伊始的第一次工作会议,他就下达了一条颇富争议的“停建令”大同古城保护范围内所有在建项目,必须无条件停止施工。

  这条停建令给当地官场留下了耿彦波其人非常“霸道”的印象。耿长期负责城建工作,擅于挖掘历史遗存,此前在灵石、榆次和太原任职,他先后留下了王家大院、常家庄园两个经典开发案例。面对大同因长年疏于保护而残败的老城,他想拾起这座北魏古都的文化内核,至少也要“回到明朝”,重塑大同的城市形象。

  接下来的城市拆迁工作,给他招致了更多非议。耿彦波以他特有的强悍作风,雷厉风行,很快就把大同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工地。由于安置房不到位,拆迁户每月只有200元的租房补贴,大同市拆迁户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居无宁所,陷入租房、搬家、拆迁、施工的混乱中。

  这时候的耿彦波,成为民众情绪集中宣泄的对象:指哪儿拆哪儿的“耿一指”、“耿拆拆”、动不动就强行拆迁的“耿疯子”,民间给这位新任市长扣上了一顶顶大帽子。

  拆迁矛盾迅速激化,给耿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。事后回顾三年来的工作得失,耿亦承认,拆迁确实有风险,老百姓的骂声时刻提醒他注意拆迁强度会不会超过社会的承受度。

  而为了筹集大同城市转型过程中数以百亿计的重建资金,耿大力“经营城市”,在中央三令五申要求控制房价的大背景下,让外界看来,颇有“顶风作案”之嫌。

  作为一座资源即将枯竭型城市,大同目前的处境非常艰难:不转型,将成为一座死城;转型,高达500亿元的城建投资,对于年财政收入只有120亿元的大同来说,令人咋舌。耿的解决之道是:贷款100亿元,政府自筹100亿元,争取中央和省里的支持资金50亿元,另外250亿元则来源于“经营城市”。

  为此,他把规划、土地、房管、城建四部门的工作都抓到自己手里,同时把原来的土地储备中心由正科级升格为正处级,要求所有的土地都归拢到土地储备中心。

  在耿的强势运作下,www.441111.com。土地储备中心很快就收储了8000亩土地。拿到土地后,耿对土地价格进行了严格的规定,“房地产开发每亩不低于200万元,商业用地每亩不低于300万”。这些土地收入足以填补250亿元的资金空缺,但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:大同市区房价从三年前的2000多元/平方米,一路飙升到均价4000元/平方米。

  主政大同以前,耿曾向省委请命,希望能在大同起码干满一届。尽管近15年来,耿从未在一个地方干满一届,但在大同,他所有的工作规划和建设蓝图,都是按照5年的届期定做的。现在,大同的城市转型正值关键时刻,耿彦波本人却因土地违规和政绩考评两度被约谈,大同人不能不担心,一旦他中途离职,给大同留下大量半拉子工程,将如何收场?

  3月17日,耿彦波在经过国土部门和山西省委两度约谈后,接受《凤凰周刊》记者专访,披露约谈背后的隐情,展现他的施政理念和内心纠结。

  凤凰周刊:三年来,你在大同做了不少事,也挨了不少骂。最近国土资源部就大同土地违规问题和你约谈,是什么情况?

  耿彦波:国土资源部问责还是有必要的。我在国土资源部约谈时作了深刻检讨,2009年的工作中出现了违法占地问题,我是有责任的,应该承担。不过,大同的违法用地90%以上是国家重点工程,还有一些地方重点工程,没有一宗违规是和开发商有关的。这么多重点工程开工,地方无权例行叫停,就算是例行叫停也停不下来。我想这恐怕是有问题的,当时我建议以后别让基层同志们为难,一方面支持国家重点工程,另一方面还要承担问责的压力。国土资源部门也在反思和探讨这个问题。

  耿彦波:也不委屈,客观情况就是那样。按照下级服从上级的行政组织原则,只要是国家定了的事,地方政府应该责无旁贷加快推进,不能违背上级和国家的意志。但是,出了问题,总要有人成为被问责的对象。在这个过程中你必须承受一些个人损失,承担一些外部压力,你当这个市长就要承担这份责任。

  大同被国土资源部门约谈,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。一种反应是:大同这么落后,国家应该支持,怎么能说是违法呢?另一种反应是:市长带头违法,让老百姓怎么办?他们这么说,部分是因为对事实真相不了解,我想随着政策的调整,这些问题会解决的。

  耿彦波:按照规定,违规用地超过15%就要约谈,国土资源部约谈我,就是告诉和提醒我这个有问题。问责是住建部的事,住建部了解情况后认为大同不应该被问责,他们过来一看,都是国家重点工程,尽管有违规,但没有构成责任追究的问题。

  约谈本身没有问题,是很正常的例行程序。随后媒体的报道出了点问题,而且播出次数很频繁,画面的背景是高尔夫球场,而大同没有高尔夫球场,大家以为出了大问题。这个情况出现以后,国土资源部打来电话说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情况,表示歉意。省国土厅的厅长也给我打来电话说对这个事情没有把握好。我经历的东西多了,就笑了笑说,事情已经发生了,过去就过去了,没有必要道歉,以后在大同土地政策方面多给一点支持,多宽松一点。

  耿彦波:也不是谈条件,希望他们多给一点支持。国土资源部、省国土厅确实很支持大同,但这类报道他们没有经验,确实没有预料到会出现后来的结果。

  这场风波对我基本没有影响,组织上也没有问责。可能在官场中、社会中有一些影响,大家比较关心,认为我把握得不够好,劝我不能再这么干了,要注意保护自己。